「qq硬盘」租户“房租‘被贷款’了该怎么办” 法律界人士支招

摘 要

来源:工人日报原副标题 “房租‘被贷款’了,我该怎么办?”“房租‘被贷款’了,我该怎么办?”去年6月,林佳(笔名)和3名老师在汉口合租了两间房,却在中介的欺骗下签下了“租房贷”合同

来源:工人日报原副标题 “房租‘被贷款’了,我该怎么办?”“房租‘被贷款’了,我该怎么办?”去年6月,林佳(笔名)和3名老师在汉口合租了两间房,却在中介的欺骗下签下了“租房贷”合同。面对名记者的采访,林佳问。今年4月,彭娟(笔名)在中介的要求下,以“租房贷”的方法在上海淮安租了一间房间,中介两者之间的并购却让她被迫每个月给两个国际金融平台还款。在一一线的城市房租上涨的历史背景下,“租房贷”这种看似经济发展低廉的交租方法,却隐藏着诸多可能性。针对“租房贷”弊病,司法界民众表示,一方面中央政府要加强管控力度,提高中介的违法行为生产成本;另一方面租客要提高自身法律意识,识别“租房贷”圈套,维护自身权益。“租房贷”里可能性多去年6月,就读汉口媒体该学院的林佳和3名老师打算在的学校邻近合租两间房,便找了汉口当地的公司地产中介。看好房、谈好价格、签完了合同后,当林佳她们提出用现金支付首笔地价和手续费时,经理却称,该公司明确规定不能用支票交房租,得通过该公司平台扣款。当着她们的面,经理以便利退手续费的名义,要走了她们的信用卡和身分证。“我以前瞟了大吃一惊,发现她打开的网页是贷款平台,经理解释说是该公司平台。”林佳便没多想。去年7月,签订了合同的两名老师却同时收到了一条催款提示简讯,一了解才知道,她们两人分别被兼办了10期分期贷款的业务,一笔是8186元,另一笔10233元。“原本,他们是用我们的身分注册了网贷平台。”林佳大呼,她们上了中介的当。上了中介当的还有彭娟。2017年4月,彭娟通过的公司中介机构在海淀区昌平区租了一间房间。签约时,她被告知付款方法只有“押一付一”一种,且必需通过国际金融平台贷款缴纳房租,合同一年。不用“押一付三”,而且只要如期还款还毫无贷款,彭娟没有多想就签约了。竟然,住了不到两个月,她就被告知,以前签合同的中介被另一家中介机构并购了,“需要和新贷款平台签约,原有贷款合同作废”。在被告知违约要被强行清出的只能,迫于不得已只能新的签了合同。然而签约后旋即,彭娟就发现,原有的贷款合同显然没有被取消。彭娟找中介学说,中介却以各种方法推脱抵赖,不愿意办理解绑手续。如果彭娟要提前搬走,中介还要收取高额的违约金。由于担心自己在银行的征信纪录会有代罪羔羊,彭娟只能不得已地每个月同时给两个平台还款。“本想缓解一下手头舆论压力,却掉入了中介挖的坑。”彭娟告诉名记者,自己后悔本来没有想细心一些。不管签什么合同,一定要细心看细节“如果中介告诉你房租可以‘押一付一’,那肯定是要让你做‘租房贷’。” 拥有多年搬进专业知识的曾力说,不想存在侥幸心理,以为你碰上了什么优惠活动。据了解,乃是的“押一付一”,实质上是由顾客以绑定本人名下储蓄卡做担保的方式,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该公司向指定金融机构申请贷款。该第三方互联网金融该公司将商场需缴纳的地价总值,一次性转账至中介,顾客再按月缴纳民房地价及“费率”的方法给该金融公司。江苏省东晟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魏诗逸认为,“租房贷”本身非常违法行为,如果借助得当,可以在一定高度上缓解租客的房租舆论压力。但必要是借款人要事前知悉,且贷款要全部用于地价支付。 上海格通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旭表示,作为中介方,应该清晰明确地向租客展示贷款合同,两国签订协议,而不应该含糊其辞。“如果中介惟相应的可能性提示责任,甚至在租客知情的只能抑制租客签下贷款合同,则可能构成违法行为。” 刘旭表示,作为租客,不管签什么合同一定要细心看清细节,不可大意,因为一旦签订,自己便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要警惕用自身信用贷款,然后必要额度打电话中介公司的合同。”对于早已“被贷款”的租客,要注意收集保存确实,包括与中介沟通的简讯、百度纪录,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以及各类付款买卖纪录等;同时,还可以向房屋中介部门投诉,如涉及数额较大可以到公安部门报警,适当时通过调解和民事诉讼维护自身权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法与国际金融研究所主任尹振涛提议,如果房屋租赁中小企业通过虚假或者强制方法让租客签订“租房贷”协定,需要给租客一个恰当的退出方法。 加强管控,提高中介违法行为生产成本名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为止市面有不少租赁中介采用“租房贷”作为支付方法,为的是加快中小企业资金回笼。业内人士研究,这是个“无本万利”的扩张方式,事物是借助租客的金融机构,给中介公司提供扩张经费。只是这种方式的杠杆率过高,如果中介或政府机构存在违法和截留难题,一旦资金链断裂,将很大损害租客的权利。 苏州长租公寓楼营运中小企业的“爆仓”就是例证。月底,苏州鼎家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鼎家)因资金链断裂而宣布破产,4000多名租客受到影响。据了解,鼎家在获得贷款后,主要用于抢占房源。当搬进消费市场处于上行期的时候,该公司这么“玩”也许没有难题,上涨的利润可以解决,但如果出现房源大量迁出的情况,就会造成资金链断裂。不少租客反映,鼎家曾允诺可以用“押一付一”方法缴纳房租,但实质上毕竟让商场在知情的只能使用了网络贷款。兼办了“租房贷”的商场,不仅收不回手续费,还得继续每月如期向第三方国际金融平台还钱,以免负面影响个人信用;而由于未收到鼎家应对的后续地价,一些邻居已准备收房赶人。针对房屋租赁中小企业违法使用“租房贷”,多地政府机构重新启动调查结果。8月,海淀区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国际金融局等机构,集中检举灵活、相寓、蛋公寓楼等主要房屋租赁中小企业主管,明确要求房屋租赁中小企业“三不得”和“三严查”,其中就包括不得借助贷款等投资管道获取的经费竞争抢占房源,另外,将严查不按约定用作使用投资经费的行为。天津要求各区对苏州市代理经租中小企业的经营管理方式、行为准则、投资的业务等状况开展集中专项检验。 尹振涛表示,监管应该加大管控力度,对房屋租赁中小企业的违规进行严惩,提高其违法行为生产成本。同时也不能对“租房贷”进行否定,如果搬进人具体知道地价是通过贷款的方法解决,这时候需要做的是考虑汇率是否符合立法明确规定、分期还款是否符合商场具体状况等。易居研究所智库的中心研究工作副总监严跃进提议,各地金融管理机构和网络管理工作机构应该大力介入,加快搭建房源和经费营运的联合平台,进而使可能性变小,同时防范各类难题扩大。(名记者 彭文卓)

速贷123是一家正规小额贷款公司,个人无抵押网贷借钱平台。本文来自速贷①②③,转载请注明来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